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妇幼医院人流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6:11:3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妇幼医院人流,慈溪人流做的最好的医院,宁波市华美医院看病好吗,宁波华美医院妇科治病好吗,奉化做人流哪个医院较好,慈溪哪家医院双休有无痛人流,宁波华美医院能做无痛引产吗

“正面管教”,“家长效能训练”,新式家庭教育理念一个接着一个,不少机构也看准了商机,为“新手家长”们开设了各种各样的家庭教育培训课程。但随着开课的机构越来越多,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也开始变得越发混乱,虚假宣传、噱头营销等情况更是层出不穷……

培训费动辄几千上万

几天就可毕业教课

半年前刚刚生下二孩,胡婷自嘲每天的带娃生活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尽管很劳累,但为了孩子能够“正确地成长”,胡婷还是会挤出时间学习一些家庭教育方面的知识。“平时看书看得比较多,也找过一些家庭教育机构,但最后没找到合适的。”

胡婷没能找到满意的家庭教育培训机构,原因之一就是机构造的概念太多太繁杂。“看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该选哪个了。”在网上输入搜索信息,不同名头的培训班扑面而来:正面管教培训、父母效能培训、家族系统排列、绘本阅读与儿童发展敏感期课程……每一门课程几乎都有一个来自国外的理论为基础。

记者咨询了一家正面管教培训机构,工作人员除了向记者宣传“我们的概念很先进”之外,还不断强调学习了课程之后能获得的求职便利——很多毕业的学员都可以到别的机构去讲课。

那从学习到毕业需要多长时间呢?该机构的网站上提供三种课程:家长普及班、家长进阶班、家长讲师班,程度由低到高,每个班上课时间都只有三天,课程费用在3000元到5000元不等。也就是说,只要你付出九天的学习以及万元左右的学费,基本就可以毕业。

记者随后又咨询了一家父母效能培训机构。和之前的机构一样,工作人员首先会用很多专业的术语来解释理论的先进性。在得知记者咨询过其他类似机构时,工作人员还不忘拆一下台:“不是说人家的理论不好,但我们的理论更注重交流这一块。在某种程度上更有效。”

在这家培训机构的网站上提供两种课程,低档次的工作坊和高档次的讲师班。工作坊课程价格在3000元上下,讲师班的价格还要按中外专家来分,中国专家上课是22800元,外国专家上课则要贵一点,25800元。从讲师班毕业后可以获得“美国总部认证”的讲师资格,就可以自己开课了。

虚假营销

培训机构发放的“证书”不存在

除了各种“造概念”,让胡婷打消报班意愿的另一个原因,是她在咨询时,对方总会一个劲地推销“家庭教育指导师”的考证服务,让人很反感。在名为“当代家庭教育”的机构中,记者找到了胡婷所说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。这项培训为期四天,价格4800元,通过考试之后就可以获得“家庭教育指导师高级证书”。

“我没有教育行业的学习和从业背景,也可以考这个证吗?”记者问道。工作人员的答复是,上课和考证没有任何的学历、从业经验要求,考证基本都可以过。

那么最后考取的证书是哪里发的呢?工作人员一开始说是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”,随后又改口说是“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当代家庭教育基金”。随后,工作人员与“上级”进行了沟通,又改回了之前的说法,称是人社部发放的证书,并提供了一张样本图片。

传来的证书样本,注明了是由“人社部全国人才流动中心”发放的“人才素质测评证书”。在测评内容一栏,写上了“家庭教育指导师(高级)”。工作人员表示,参加完四天的培训和考试后,就可以获得这样的证书。

获得样本图片后,记者马上找到发放证书的全国人才流动中心测评办公室进行求证,对方的回复令人惊讶。工作人员表示,之前记者获得的证书样本是不真实的,中心并不会做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资格认定,更不会出现低中高级这样的等级评判。中心所做的测评只是一种素质评定,仅可以作为一种能力参考。记者将“官方回复”告知培训机构后,对方表示会再次核实,但之后并没有再继续回应。

假证不靠谱

“真证”水分也很大

如此打着“官方旗号”的营销,在家庭教育培训机构中比比皆是,而各家机构所提供证书的发证机关甚至都不一样。这其中,有些机构确实是在明目张胆地作假,而有些机构发放的证书却号称“真实可查”。

一家名为博星教育的机构就提供“教育部门可查”的证书。工作人员提供的样本上显示,证书是由“教育部中央电化教育馆”发放的。中央电化教育馆是教育部的直属单位,在其网站的查询系统中,记者也确实查到了机构提供的证书。

证书披上了“教育部门”的外衣,但它的含金量究竟如何?记者查询后得知,中央电化教育馆发放证书开始于2014年4月,当时该单位启动了一项“中国职业技能在线学习项目”。项目中写道:“学习者根据自身需要可通过项目平台进行网络学习、网络考试,考试合格后将获得中央电化教育馆颁发的职业技能培训结业证书。”无论是从项目名称还是介绍,都表明了这是一个在线学习并考试的项目,并未涉及线下培训等领域。

在项目提供的学习与考试平台上,记者看到在家庭教育方面,就有“家庭教育指导师”、“亲子教育指导师”、“幼儿体智能训练指导师”、“儿童心理健康发展指导师”等七八个类别的考证,每个类别证书还会分为初中高级,甚至连“合格家长”都被当作一个考证项目。

记者随后对该平台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咨询,并提出了关于证书资质的质疑,对方则表示:“我们的证书并不属于上岗证、资格证、也不是职业等级证书,只是‘职业技能在线学习培训证书’,并没有那么权威。”

就是这样一个连平台都承认“不那么权威”的证书,却依然被培训机构当作最大的卖点。工作人员在宣传介绍时,甚至直接把“直属单位中央电化教育馆”这些字眼抹去,说证书就是“教育部”发放的。在机构创始人的介绍上,也写上了“现任中国教育部‘家庭教育指导师’培训讲师”这种称谓,其专业性可想而知。

观点

家庭教育培训

不能放任给市场

赵忠心

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

名誉理事长

“家庭教育培训这一块,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了。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,是没有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,谁都可以搞。”作为中国最先涉及家庭教育领域的专家,赵忠心对于目前家庭教育的现状很是痛心。

赵老认为,家庭教育培训队伍应该走专业化的道路,但这条道路不能放任给市场去做,政府部门应该负担起监管的责任。“现在谁都可以在工商局备案,搞一个什么教育培训中心,而这个中心有没有教学的能力?它主张的观点对不对?没人审查。我所了解的情况就是,现在没有教育背景的人来搞家庭教育培训的情况非常多。”

对于市场上“家庭教育指导师”满天飞的现状,赵老也表示十分无奈。“要从事一个专门的职业,至少要在学历上、背景上有一个认定。现在倒好,三五天就出来一个指导师。”目前,我国家庭教育工作由全国妇联负责,妇联开设了自己的家庭教育培训班,但只是公益性质,并不发证。“不发证,人家反倒不愿意来。很多人就看中那个证了!主管部门都没有发证,市场上那些证能有什么专业性呢?”

家庭教育培训市场乱象频出,赵老的建议是改变目前妇联主抓家庭教育的管理模式,由教育部门来承担起管理的责任。“对家庭教育进行指导,主要的途径应该是学校和幼儿园开办家长学校,而不是让市场上的培训机构去做。但妇联毕竟是群众团体,不是行政机构,对学校和幼儿园的行政制约力不够。如果由教育部门来主管,就能够调动学校和幼儿园的积极性,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开展起来就容易许多了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无痛人流花多少钱